会员专区 | 会员登录 | 视频分享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免责声明 欢迎访问[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网],今天是:

爱心专线:0731-89720789

  

首页 > 野保心语 > 爱蛇 孵蛇 放蛇——一位留洋志愿者的漫漫救蛇路

爱蛇 孵蛇 放蛇——一位留洋志愿者的漫漫救蛇路

        我是一名长沙的蛇类爱好者,从小学起就开始接触蛇类,至今十多年,目前我在美国夏威夷大学念书。回国的一次偶然机会我了解到了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正在实施开展“野生蛇保护行动”,这让我感到十分欣喜和激动,马上联系并加入了这个组织成为了一名志愿者。

       今年6月的一天,我从卖蛇的市场经过时,发现有许多母蛇身体后半段异常粗大,甚至花纹都已经被膨胀得变型。据我猜测,应该是母蛇“有喜了”,应该在近期会产下蛇蛋然而卖蛇的贩子普遍对孵化一无所知,不出意外,小生命极有可能在数天内失去生命力,变成坏蛋。于是我蛇贩子商量如果这条蛇产卵,请妥善保管,并尽快通知我,我会买下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回到家我立即购买了孵化爬行动物卵专用的材料——蛭石和所需的容器,然后待蛇产卵的消息

        6月15日,我手机响了,听筒那头是蛇贩的声音,“我家蛇下了几十个蛋,你要不?”,蛇贩子问道“二十分钟以后到!”,我答复道。十多分钟后,我便赶到了菜市场,蛇贩子拿出了二十个比鸡蛋略小,乳白色呈椭圆状的蛇蛋和鸡蛋不同,蛇蛋刚出生时表壳较软,富有弹性,三天以后虽会变硬,但一样有韧性和弹性。假如发现有蛇蛋表面坚如磐石,很可能意味着此蛋已经牺牲。

回到家后,我立马把蛇蛋放入了我早已布置好的孵化箱,孵化箱是宠物市场买来养蛇的小笼子,我原本的想法是这样比较透气,而且小蛇出生后也有了地方安置。但无知的我日后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就这样,我陆续收了几百枚蛇蛋,每天晚上给它们喷水保证湿度,然后用手电筒照射,观察发育情况,发育正常的蛇蛋,两个星期以内可以观察到卵内有呈网状的血丝,假如没有血丝,则蛋很可能没有受精;如果血丝呈散状、不成网状,则小蛇很有可能已经夭折。我买的养蛇书上记载,我所孵化黑眉锦蛇蛇蛋的孵化期为60天,于是我耐心等待。

        截止到7月底,我所孵化蛇蛋,大多数均已成活,假如不出意外,可以孵出两百条小蛇。但我隐约觉得,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果然,一位我的至交好友邀请我与他一同去西藏游玩,为期五天,我当时考虑,蛇蛋在野外也是没人照顾,照样能活,我给他们提供的环境也不算差,五天应该没有问题,于是我当天晚上给他们加了最后一次湿度,心想应该够让它们坚持五天,然后我与朋友共同踏上了前往西藏的旅途。5天后,从西藏回来的我回家直奔孵化室,眼前的景象让我几乎绝望,绝大多数蛇蛋均因严重缺水而有很大程度的凹陷,当时的我甚至不能确定,还能不能够成功孵出小蛇来。但事态已无法挽回,我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补救。我仔细思考了我布置的孵化环境,怀疑因为盖子透气孔太多,导致水分散失过快,从而引起蛇蛋大规模缺水死亡。

        当晚,我从饭馆要来几十个打包用的透明保险盒,只用小刀钻两三个洞透气,然后把我挑出认为还有希望的蛇蛋放入盒内,一盒大约装4、5个蛋,然后每天观察。所幸,那些蛇蛋,在我采取补救措施后几天,停止了凹陷,有的甚至慢慢的又重新鼓了回来。我悬起的心,总算又重新放了下来。

        就这样,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孵化的第60天,按照书上的说法,应该是小蛇出壳的时候了,但我的蛇蛋依然毫无动静。我心里有不由得开始打起了鼓,忐忑不安的我剪开了一个蛇蛋,一探究竟,结果发现蛋内小蛇已经完全发育成型,但还有许多卵黄没有吸收,我这才意识到,我又犯了个大错,我立即把它转移到了我用沸水消过毒的器皿中,希望它能够在没有卵壳的保护下,能渡过难关,不幸的是,它还是于几天之后夭折。但这也告诉我,蛇蛋仍然有希望,只是养蛇书不靠谱。

        等到70天左右,我例行检查蛇蛋,发现有几个蛇蛋裂开了条小缝,还有少许血丝和蛋清从缝隙流出,“奇怪,我都很小心,这蛇蛋怎么自己就破了?”,我反复检查,排除了虫害、碰撞等诸多因素,最终得出结论: 蛇蛋没有遭到外部因素的破坏,裂开的原因,属于内部因素——小蛇要问世了!大约过了几个小时,小蛇缓缓从缝隙中探出头来,吐出舌头谨慎地嗅了又嗅,发现在跟前观察它们的我之后,又立即将蛇头缩回了蛋壳之内,仿佛那里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能躲避一切外来大怪物的威胁。我笑着走出了房间,决定不再去惊扰他们。

 

        等我第二天再去检查时,蛇蛋已经破出了一个洞,里面空空如也;旁边盘着一条还筷子粗细的小黑眉锦蛇,冲着我不断吐着舌头,哈哈,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在随后的一个月,其他蛇蛋也陆续孵化,总计大约六七十条小蛇。

        鉴于这批蛇蛋均产自野生蛇,我决定将小蛇大部分放归自然,但放去哪呢?如果放生在人员相对密集的长沙近郊,小蛇不仅很容易和人遭遇,惨死人手,而且如果被胆小的市民见到了,多半吓到他们,加剧他们对蛇的厌恶情绪。正当我为放生地犯愁时,长沙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在国庆黄金周组织了一次前往莽山的生态考察行动,莽山人烟相对稀少,而且植被丰富,山,黑眉锦蛇在当地也属于常见蛇种,相信在湖南省境内,找不出几个比莽山更为理想的放生之所。于是我果断加入了此次活动。

        因为此行有许多小朋友一同前往,临行前我还有些担心,小蛇会不会吓到这些孩子,虽然小蛇没有毒,体型也小,但蛇毕竟在很多人眼中是可怕的。10月5日一大早,怀着忐忑的心情,我将蛇装进了铺满木屑的整理箱,试探着带上了我们所乘的大巴。但上车之后,我发现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车上的绝大多数小朋友,对蛇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即使对蛇不那么感兴趣的,也远远谈不上害怕。他们争先恐后的来参观我装蛇的整理箱,急切地想和小蛇近距离接触。我考虑到万一几十条小蛇集体往外逃窜,很难阻拦,为防止“客车蛇患”上演,我只得残酷的拒绝,不过我对他们承诺,待时机成熟,一定会满足他们的要求。

        到了莽山之后,我们遇见了莽山著名的“蛇博士”——陈远辉老师,我向他提出了在莽山放生小蛇的请求,陈老师仔细询问了我放生蛇的种类,并打开箱子亲自辨认后,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而且是同他孵化的几条比大熊猫还珍稀的小莽山原矛头蝮蛇(原名:莽山烙铁头蛇)一并放生。我的小黑眉锦蛇能和陈老师的莽山原矛头蝮一并放生!我有点受宠若惊。

        当天傍晚,放蛇行动开始,我带着装蛇的箱子,和其它几个志愿者,还有陈老师的助手一起,跟在陈老师身后,他则一手领着装着莽山原矛头蝮的小盒子,另一手手持柴刀,从山脚下的树林中 砍出一条通往森林深处的道路,一路上穿过竹林、攀上陡峭的山沟、越过小溪,等到达陈博士认为理想的放生地点时,大家浑身均已被汗水浸湿。虽然一路比较艰辛,但放生地确实一般人难以到达,是放生蛇类的理想地点。因为这次放生的蛇类中有珍稀的毒蛇莽山原矛头蝮,而且路途艰辛,只有少数人参与了这次行动,小朋友自然也没有来。考虑到小朋友也想体验下亲手放生小蛇,这次放蛇我没有全部放完,还留了10条左右,打算明天在攀登鬼子寨时让他们亲手放。

10月6日上午,驱车将近半小时,我们来到了鬼子寨,沿着生态通道前行了二十分钟,到了一处草木茂盛、人迹罕至之地,小朋友们再次向我提出了要和蛇亲密接触的请求,这次我没有拒绝。他们将蛇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仔细端详,一举一动都十分轻柔,生怕弄疼了小蛇。嬉戏一番之后,小朋友们意识到,是时候让小蛇回归他们原本所属的大自然了经过一番思想的斗争,他们最终恋恋不舍地将手中的小蛇轻轻放在了林间草地上(假如不愿意放,我就向他们家长告状,哈哈)小蛇们不断伸缩着舌头,细细品尝让它们感觉陌生,而又似曾相识的山间清新空气。慢慢的,这些小蛇摆动着身体,向大山深处游动,预示着它们在野外生存的本能已经被唤醒,接受了茫茫莽山那野性的呼唤,最终消失在了莽山的密密林海中。希望它们能平安地渡过自己的一生,不再同人类相遇。

 

放完小蛇后,我看着眼前莽山的茫茫林海,无数清脆鸟鸣争相传入耳中,我仿佛看见了无数野生动物在其中自由自在,毫无约束的繁衍生息但愿其他地方也慢慢会变的和这里一样,人们都尊重野生动物,不去破坏它们的栖息地,不去肆意捕杀它实现人自然的真正和谐

                                                                                                   (作者:CSWCA志愿者 彭汉)

上一篇:追随麋鹿的脚步,感受江豚的微笑-杨之婧

下一篇:可以不爱,请勿伤害——记我参加宁乡护蛇行动的感悟

野保心语
  • 野保心语

版权所有: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 ©ChangSha Wildlife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湘江新区洋湖垸中彩建工酒店13层

联系电话:0731-89720789 邮编:410205

电子邮箱:cswca_2012@163.com

技术支持:视差文化

建议使用1600×1200分辨率  湘ICP备13012667号